ȴʣ ȵ
主页 > 农耕文化 >

反思历史:农耕文明蚕食草原文明导致了文明冲
              Դ 未知 2019-10-09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草原文明入侵是难以抹杀的记忆,它伴随了数千年,一直困扰着中原文明的成长,长期以来,我们的历史解释习惯于将其看成是野蛮的、破坏性的,换言之,只有将其彻底消灭,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很少深刻去反省,多元文明为何不能共存?

      首先,草原文明源于农耕文明,它比农耕文明诞生晚。考古发现可证明,马的驯化历史只有五千多年,而最早的农产品出现在1.25万年前,由此可以认定,草原文明是从农耕文明中分化出来的文明,它不是先天就具有掠夺性,先天就残忍。

      第二,是农耕文明率先蚕食草原文明。在草原与中原之间,有宽广的半耕半牧区,这个界限虽不清晰,但一直存在,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从春秋开始到汉代,两个文明的接壤线千公里,换言之,中原文明几乎将所有半耕半牧区蚕食殆尽。

      第三,农耕文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半耕半牧区北移最大的问题,是生态环境的恶化,因为耕种就要破坏植被,要砍伐森林,在草原文明与农耕文明的接触线上,生态灾难触目惊心,这很难不引起草原文明的报复性反弹。

      我们以往的文字记载,往往渲染草原文明的残忍、贪婪,然而,这些记载多源于汉人,作者基本没在边疆生活过,也很少接触异族人士,他们基于传闻和想象写作,这难免会产生倾向性。更重要的是,对外用兵往往是皇帝的决策,没人敢质疑自己的主子。

      被遮蔽的历史,造就了愚昧的人们。所以一代代人习惯于将夷狄看成是非人类,我们嘲笑他们的传统,鄙夷他们的生活习惯,拒绝他们的融入,从没有用理性去反省。于是,在相互的仇恨中,难免擦枪出火。历朝历代,北防都是浩大的工程,人民心甘情愿地拿出生命与财富,去填补这个无底洞,然而,依然免不了灭家。

      文明对抗的最终结局,只能是悲剧。然而,我们沉浸在历史宿命中,不断与自己想象中的恶魔去搏斗,可究竟得到了什么?

      真正该检讨的,是传统文明为何如此褊狭,为何不能与异文明建立起一种和谐、互助的关系,为什么不能基于普遍人性的立场,去寻求共同的未来?

      因为,传统思维深入骨髓的是家天下的思想,“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在皇帝的眼中,自己是唯一的,绝不允许异端存在,而士大夫阶层皆无独立人格,即使明知理路所在,也不会公开,只能一味从君所愿,这,就为民族灾难留下了伏笔。(蔡辉/文)

      2019年6月15日下午,为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华诞,由中国陶瓷工业协会、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办,由北京国中陶瓷艺术馆和湖南省女陶艺家协会承办的“20

      《非遗公开课》节目录制现场 中华五千年文化源远流长,非物质文化遗产熠熠生辉。在人类数千年发展历程中,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润物无声,给予中国人生活的养分。随着丝绸之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