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农家书屋 >

“农家书屋”不应只成摆设
              Դ 未知 2019-12-18


      农家书屋是“十二五”期间中央财政文化建设专项资金保障项目。据统计,“十二五”期间,陕西农家书屋工程共建成标准农家书屋27364个,覆盖全省行政村。但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农村书屋多数闲着。同时,记者几乎从村民中听到了一致的回答:不知道村里还有书可看。(7月8日《陕西日报》)

      无论是泾阳县高庄镇寿平村的农村书屋现在不知所踪,还是与其毗邻的聂冯村的农村书屋几成摆设,或是高陵区毗沙村村委会办公楼上虽贴有“图书室”标志却大门紧锁,村民的回答是:“哪里有什么书可以看,没听说过。”这都明白无误地说明,这项旨在解决农民读书难、看报难问题的惠民工程,实在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

      国家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投了那么多的钱,结果事与愿违,就像农民春播时撒了种子,秋收时不说颗粒未收也是入不敷出一样,失去了播种的意义。这证明这件好事并没有办好,只收到一组空洞的数据。原因在哪呢?当然不能否认农民的阅读习惯没有普遍养成,阅读动力还显衰微,但重建设轻管理,恐怕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要不然,怎么会有负责村文化的领导不知道图书馆图书去了哪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村民众口一词地反映不知道村里还有阅览室,更何况他们中间确实有愿意泡书屋、获得消遣和寻求知识的人。

      以专项资金保障农村书屋建设,初衷绝对意义深远。往大处说,它是实现全民阅读的硬件条件,而“全民阅读”已经两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是政府工作的目标。倘若全民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并与工作方式有机结合,不仅会增加创新力量,而且会增强道德力量。往小处说,一个人的个人素养取决于一个人的知识,而读书恰恰又是影响知识水平的关键。从完善个人人格上说,读书也有直接的作用,所谓“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就是这个意思。至于通过读书学习解决生产生活难题,获得科技指导,有助农村发展和农民致富,那就更是常识中的常识了。

      由此就有两个问题亟待关注。一是如何保证农村书屋发挥作用,不让民脂民膏打了水漂,成了一个看着好看听着好听的政绩。二是要一管到底,不是投了钱、买了书、建了屋就算完事,而是要有人负责、有人管理,不管理就等于只种不收。自然,惠民工程一定要切合实际,弄清什么是农民最需要的,把有限的资金用在最需要解决的民生上,也应该引起举一反三地思考。

      如今,一方面农村书屋多数闲置,另一方面农村学校缺少图书,不知道这两者能不能资源共享实现双赢,希望有关部门对此能科学调研并且完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