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时事点评 >

【热点新闻】一份泄露的PPT证实:抖音全球下载
              Դ 未知 2019-03-10


      春节前,美国科技媒体DiGiDay称自己收到了一份抖音发给欧洲一家大型广告公司的宣传用PPT。因为这份PPT,我们得以看到抖音在欧洲的市场份额情况。

      这份PPT发布时间是2018年11月,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的数据都在里面。数据显示在欧洲市场中,德国和法国是短视频APP市场,月活分别超过410万和400万,视频点击次数也分别达到了65亿次和60亿次。英国次之,月活370万,视频点击次数达50亿次;西班牙拥有270万月活和30亿次视频点击,意大利拥有240万月活和30亿次视频点击次数。有分析师估计,自2016年秋季抖音推出以来,总下载量约为8亿。

      插播一下抖音在国内发布的最新数据。2019年1月,抖音全球月活达到5亿,下面这张表上可以看到抖音的位置,在它的前一名是QQ空间,后一名是微博:

      抖音在2017年使用量增长,但这一年字节跳动公司收购了竞品Musical.ly,为了得到Musical.ly的6000万用户(这些用户主要集中在美国),字节跳动花了8亿~10亿美金。

      再回到这份PPT,英国、法国和德国的抖音用户平均每天打开APP 8次,意大利和西班牙用户则是6次。英国用户在抖音APP上花费的时间最多,平均每天41分钟;其次是法国(40分钟)、德国(39分钟)、意大利(34分钟)、和西班牙(31分钟)。这5个市场都是女性用户居多,其中意大利和西班牙女性用户和男性用户的比例达到了65%和35%;偏差最小的是德国,不过女性用户也占到了54%。

      比起这些数据,这份PPT中更值得关注的内容是抖音是怎样在欧洲地区卖广告的,1月,抖音在英国和美国开始了广告测试,此举其实在抖音收购Musical.ly后 6个月内就开始了。四种抖音的广告产品以及评估方法在PPT中被透露出来:

      Brand Takeover:应是为品牌主提供一站式服务;支持静态图片和GIF图两种格式,在2019年第一季度,还将推出视频版;支持直接将用户导入品牌方在抖音的着陆页或标签挑战赛页面;每天只接受一位广告主的投放;

      Infeed Native Video:类似国内抖音的原生信息流广告;全屏播放,支持一键导入广告主在Google Play或苹果商店的APP下载页面、官网等,

      Hashtag Challenge:类似“抖音挑战赛”;抖音方面称,这种广告形式能极大的鼓励UGC,建立品牌认知,品牌主可以和KOL一起制造病毒营销事件;

      Lens 2D, 3D & AR(2019年启用):这是一种模仿Snapchat风格的2D滤镜图片广告,广告主可以投放10天,前五天直接植入滤镜前五位,后五天位于滤镜第6~10位,抖音还将在2019年推出3D和AR版本滤镜广告。

      PPT里没有透露这些广告分别是什么价格,但是Digiday称自己得到了不同的说法。一位媒体买方的线美元/CPM(千人成本价格)的固定费用。另一个媒体高管则称自己在今年的CES上获知了抖音的广告价格,每一个抖音代理商给出的广告费率不同,但品牌接管的广告单位价格更高。

      抖音已经引起了欧洲科技媒体的主意。TechCrunch在一周前发文称,“抖音在2018年12月新增7500万新用户,比2017年12月的2000万新增用户增长了275%。尽管迅速崛起,仍然有很多人——通常是有一定年纪的人了——不知道抖音到底是啥。它被称为‘唇同步APP’,听起来像是在线卡拉OK APP,但其实更恰当的对比是VINE。尽管抖音是标准的唇同步APP产品,但其实它更出名的是用户在镜头前对其他音源以动作去进行模仿的游戏,然后这些视频就会在年轻人当中没完没了地传播。”

      抖音上的曲调多种多样——流行、说唱、R&B、电子和DJ曲目,都可以作为其15秒视频剪辑的支持。 但是这些声音也可能是来自YouTube音乐视频,或者是纯原创作品。这些模仿短视频引用了Z世代最熟悉的元素,比如游戏文化,它们以独立视频、双簧、镜像/克隆等形式出现。

      抖音自从2017年11月以8亿美元收购了其在美国的竞争对手Musical.ly之后,一直稳步增长,并在2018年8月合并了两个应用程序的用户群,这是抖音在西方市场发展的手段,例如它吸引了像Jimmy Fallon和Tony Hawk这样的美国名人的兴趣,以及乐于寻找下一个新事物的YouTubers。

      但与Vine,YouTube或Instagram不同,抖音还没有被小网红所支配,尽管他们确实存在在这个平台上。相反,抖音面向日常用户——也就是短视频业余爱好者——做一些可爱的、好玩的,或者抖机灵的事,有些纯属互联网上的乐子,由此生成了许多内容。

      TechCrunch还注意到,有些抖音上的视频被打上了“令人讨厌的”标签,甚至YouTube上有个专门的“TikTok Cringe Compilations(招人讨厌的抖音内容)”内容集,但这是因为“我们这些试图谈论抖音的人,是那些在互联网上长大的老人”。而“坦率地说,这是一个不公平的标签,因为它驳斥了TikTok为社区定下的基调,而这个基调是成功的。”

      在抖音上,用户发布的内容是无懈可击的健康内容,并且遭到的嘲笑比互联网其他地方要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抖音上所有用于都是类似调性。如果你对抖音唯一的印象来自YouTube上那些被打上“令人讨厌的”标签的内容,你不会意识到这一天,而花上一天时间在抖音上流连——这是一种奇怪的上瘾方式——你会发现在整个世界任何一个互联网上都不存在这个现象,甚至YouTube,这些视频是怪怪的,但它们也很有趣。这与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家科技媒体还对抖音和Twitter、YouTube、Facebook的内容氛围做了一个有趣的对比:

      “今天的用户正在Twitter上进行文化战争,比如‘禁止纳粹,保护言论自由’,YouTube则充斥着危险的可疑内容,这些内容会吓坏广告商;Facebook的氛围则是战争、等等,而抖音的氛围极其简单,甚至傻傻的,而互联网的内容氛围正需要这样的一次清零重启。”抖音用户可能会花上几小时,让一只小熊当Adele的演唱会观众,也可能在楼梯上和自己的爸爸斗舞,也可能展示绘画、体操、舞蹈、滑板等特殊才艺,他们也有可能讲笑话,或者用特效做个变魔术的小视频,有时精,又是蠢,但总是让人着迷。

      内容和社区并不是促成抖音发展的唯一因素。虽然Vine可能已经引入了短片视频的概念,但抖音让视频编辑变得非常简单。用户不需要成为视频专家就可以将具有一系列效果的剪辑放在一起。它是移动视频时代的Instagram,又以Instagram本身无法复制的方式,已经将社区、KOL和广告商结合在一起。

      与此同时,抖音庞大的用户群不仅是因为其在西方市场的增长,而且还因为其在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的吸引力。App Annie关于2018年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程序的数据表明,抖音在iOS和Android上排名全球第4位。在iOS上,抖音是今年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程序,主要归功于中国用户。而2018年抖音的排名甚至高于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和YouTube。App Annie和Sensor Tower的数据都证明抖音在2018年的全球所有应用程序中获得了大多数安装的第三名。

      Sensor Tower的消息还称现在抖音正在印度发展。2017年12月至2018年12月期间,印度占新装机容量的27%,前文提到上个月抖音新增下载量为7500万,其中3230万来源是印度,这个数据比去年增加了25倍。

      与此同时,抖音的收入也开始增加。据Sensor Tower预测,在全球范围内,用户花费了600万美元打赏主播,比2017年12月的170万美元增长了253%。 但直播不是抖音的默认活动,它是在关闭Musical.ly的直播应用Live.ly后之后才添加了这个功能。抖音也开始测试应用内广告,并因此受到代理机构的关注。用户启动抖音时可能会看到某个开屏广告,尽管抖音还不算正式推出了广告产品,但品牌已经开始注意到它了。例如前几周抖音与官方授权的NFL球员协会合作伙伴SportsManias合作,为超级碗及时了推出NFL主题的AR动画贴纸。

      字节跳动上个月宣布抖音在合并后的品牌重塑后,拥有5亿月活跃用户,现在还没有发布最新的全球用户数字。这只是统计了所有中国版本的抖音APP——包括非Google Play的安卓版本——的更新统计数据,也就是说目前抖音仅在中国就有5亿月活跃用户。而Sensor Tower估计抖音已经发展到近8亿次安装,这还不包括中国的安卓机,如果加上中国安卓机,可以说抖音APP的下载量已超过10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